染尘葭_心有犀灵一点通

靡不有初,鲜克有终。
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最后一次。

微博、简书、wps、游戏都已经卸载了。

现在是lofter。

啊呀…还是超级不忍心呢…有好多太太的连载还没追完呀

有机会用电脑的时候再来看看吧~

可能到时候还是会胡乱说些什么呢

就这样啦。七夕快乐,单身万岁!

刚刚写完作业。

突然有很多话想说。

就一点一点的废话吧。我只是想偶尔话唠一下,你们乐不乐意听都没关系的。

已经加了两个礼拜的课啦。

很疲倦,恨不得找一天睡上十八个小时——可能也有前几天生过病的原因,总之觉得高三真的蛮累的啊——我猜可能以后还会更累一点。

除了累还是觉得忙。

我这两天想了很久,然后决定暂时先不写东西了。

我手里有很多欠的债,很多没写的梗,很多的脑洞。诚然我非常想把他们变成文字,可是我的时间太少了。

甚至我觉得我可能连今年锐锐的生贺也写不出来啦。

我真过分哦……全职里我最爱他,但是现在竟然连个生贺都决定不写了。

突然就想起来了那句“把心里的杂念射杀干净吧”。不过把写东西的欲望当成杂念,可能这个比喻不太合适吧。

语c那边也有好好挂了淡圈的签,请了假。

怎么说都是最后一年了,疯一把。

能用壮士断腕的决心做这些决定,大概最根本的原因还是,考大学是最重要最重要的啊。

其实现在的成绩上个普通大学完全没问题,但是给自己定的目标很疯狂。是现在的自己完全做不到的一件事。

但是喜欢古人说过的一句话“知其不可为而为之”。

现在就开始了艰难的努力呢。

明天还要早起来背政治,先睡啦。希望你们都能有个好梦。

【林方】联文小火车第二节(r18)

大家好,我是二号列车长。

第三节@年年年汪汪汪

目前身体虚弱带病工作中。【呸ntm病了好几天了都快好了好吗!】

喝了几天稀饭了,产点精神上的肉。

其实你们能早两个小时看到的,但是我睡着了【一个耿直的笑】

http://www.jianshu.com/p/99f5ff87f265

手机党评论里自取网址吧,我明天用电脑时改

啊啊啊手帐什么的看起来好棒啊啊啊啊,纸胶带什么的看起来好可爱啊啊啊啊啊啊啊。好想入手纸胶带来玩啊啊啊啊,好想跳坑_(:3」∠)_

所以有人愿意给安利一下好看的牌子或者店子吗www

还有什么科普贴也请尽情投喂orz

迟到的repo,给汪汪~

p1这个好丑好丑的凉席就不要在意啦,本人也不会拍照,就着手边仅有的东西做背景拍了几句喜欢的话。

p2正文最后一句话真的暖哭。希望这两个人,永远不要有黑暗,永远不要悲伤沉寂,要一直一直面向阳光才好。

p3个人最喜欢的一篇番外是写给张佳乐的。站在自己的墓碑前面祭奠自己,总有种陌路英雄的苍凉意味所在,汪汪选的bgm也很好,仓木麻衣的time after time,静静地听有一种无端的悲怆,很空灵。然后我拍照构图的时候选了手表,一是手边没什么别的东西了,二是觉得时间这个标签也很适合这个故事里的张佳乐。

p4然后~g文是谁写的呀~真好看啊~【这个臭不要脸的,pia飞】认真的说,这篇g我写了近一个月,期间重刷汪汪的骇客三次,最后一遍时候大彻大悟,一个晚上就把文章肝了出来。我们一直爱的,是原著中的林方,但是原著不能满足看客刁钻的胃口,于是才有了同人。私以为同人奥义所在,不是全盘复制原著,而应该也代表着作者自身的观念。不敢妄断作者写文章时心中所想,但是我认为,骇客中的方锐与林敬言的特质,也必然是作者心之向往。

最后感谢汪汪,感谢我不相识的流苏协,琉晨。你们让我们见识到不一样的风景。

【林方】最佳损友

明天期末考,考前攒人品。

【一】

方锐从小唱歌就好听,特别是粤语歌。

方锐家在广州,小时和长辈学的一口流利粤语,上了学后慢慢的掰回普通话了,不过唱起粤语歌来却不含糊,发音标准,字正腔圆的,他声音也好听,挺清亮,后来变声期声音低了一度,也不影响干净的音色。如果不是跑去打游戏,说不定参加个什么校园歌手之类的节目就不是现在的黄金右手而是黄金好嗓了。

但是他怎么也料不到,少年时经常唱的一首歌竟然成了他与那个人兜兜转转的真实写照。

【二】

【从前共你 促膝把酒 倾通宵都不够
我有痛快过 你有没有
很多东西今生只可给你 保守至到永久 别人如何明白透】

第四赛季方锐在蓝雨青训营刚呆了几个月的时候,第一次见到了林敬言。

“哇,你就是…唐三打大大吗!”打招呼时,方锐说到一半突然挠了挠头,顿了一下。

——他想不起来这个大神级的人物叫什么来着了。

林敬言笑,他注意到了那个停顿,这个称呼倒是陌生,呼啸青训营里的少年甫见林敬言,都是斟酌半天词句才叫一声“林队长”。不像方锐,上来喊的是人家的账号卡名字。

“我姓林,林敬言。”他温言自我介绍道,也算做一个提醒。

“哦哦,林大大!”方锐点点头,可能是想着弥补一下忘记人家名字的罪过,于是张嘴胡夸道,“你看着一点也不流氓!反而特别和气,特别的帅!”

林敬言想,这个南方小子怪会说话,还挺讨人喜欢的。哎,一个小孩呢,自己计较什么啊?

因而心里那点因为要自己替自己来蓝雨挖接班人的怨气也淡了不少。

后来林敬言把方锐带到了南京去,方锐也顺理成章的留在了呼啸。

可能是看在方锐一个小孩儿,只身一人背井离乡的跨了半个中国来,而且还是自己带来的,林敬言的母性发作,总是关心他多一点。

方锐也毫不客气,林敬言对他的好他照单全收,有时候得了便宜还会卖个乖。

方锐黏在林敬言身后当个小尾巴和他各个部门转是常事,有什么不明白了当即就问,他普通话说的挺标准,隐约带着点南方口音的软糯,一口一个“队长”倒是叫的脆生生的,让人烦不起来。

林敬言老栽在他那声脆生生的“队长”里,后来好不容易练出来了免疫,又发现这小孩儿一双眼睛怎么这么亮——这是后话。

再后来方锐练了一段儿时间的流氓不想练了,林敬言皱着眉叫他不要儿戏。

结果当天训练结束的时候他拦在门前,双手抵着门框,整个人都比成了一个大字型,迎着林敬言的眼神,笑道:“队长,我们谈谈呗!”

结果就谈到了街口的夜市上。

两个人吃了点东西垫了肚子,沿着马路溜溜达达时,方锐突然笑眯眯的扯住林敬言。

林敬言和他对视了挺久。

他那是充其量算是一个大男孩儿。才刚十七岁,没有成年。

灯火映在他的眼睛里,他的眼睛不安分的眨呀眨,和霓虹灯连成一片。

林敬言在方锐的眼睛里,看到了一片璀璨的星空。

眼眸明亮的少年跃跃欲试,藏着一丝不安大声道:

“我说!

你不想试试吗!组合啊!

百花蓝雨他们都有双核,

为什么我们不来一个?”

对啊,为什么呼啸不来一个?

最后方锐有一句话深深刻在了林敬言心里,他说,

“林敬言!我不想仰望你,我要和你并肩。”

【三】

【即使相处到 有个裂口
命运决定了 以后再没法聚头
但说过去 却那样厚】

第八赛季全明星赛后的某一个夜晚。

宿舍里已经熄灯了,但是两个人都没有什么睡意。

方锐趴在床上用小号刷微博,他关注的大多是荣耀相关的公众号,看见的都是有关“以下克上”的新闻,还有不少评论分析林敬言的状态下滑与呼啸战绩的关联。其中那些言辞激烈的,更是把一切都归咎于林敬言个人。一开始方锐还愤愤的反驳,到后来,一怒下便扔了手机。

林敬言倒是看起来平静的多,此时正蹲在阳台上抽烟,一点橘红色的火光明明灭灭,方锐盯了半天,只能在深沉的夜色里看见林敬言一个模糊的轮廓。

“老林啊,我觉得这时候得给你唱首歌。”方锐翻个身爬了起来,翘着一条腿,另一条甩在床边上一荡一荡。

“什么歌?”

“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他说着说着便已经哼起来了调子。

他哼了两句就住了口。

“怎么不唱了?”

“不会了。”方锐挠挠头,有点尴尬地道。

“……”林敬言没憋住,从喉咙里发出几声笑声。又低又沉,听的方锐心里酥了一半。

“哎,可算笑了。”

“我一直笑啊。”

“笑屁,那能叫笑吗,那叫咧嘴——你心里不好受——我知道的。”

“方大大什么都知道啊,那给我友情来一卦,算算以后会怎么样。”

“你方大大我掐指一算,紫薇星有上行之势,大为不妙,便顺手替你逆天改命,以后包你星途坦荡了。”方锐摇头晃脑,神神叨叨答。

林敬言知他是混说,也噙着笑配合的问道:“星途坦荡?”

“诶,对啊,你说咱俩要是不乐意打荣耀了,还可以去出道,用犯罪组合这个名字,肯定还有小姑娘老阿姨粉。”他抬手比划了起来,突然觉得不对,手便僵在了半空。

他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然习惯了把林敬言规划到自己的未来里。即使这只是说笑,也能在这个不切实际的梦里给他安放一个位置。

沉默了一小会,他挠挠头,跳下床。

“光看你抽了,给我也来一根。”

方锐趿着拖鞋蹲到林敬言身边儿,伸手去够他口袋里的烟盒。

“对身体不好。”林敬言侧了侧身,把他的爪子拍掉,义正言辞的拒绝道。

方锐咽了口口水,感觉嗓子里干巴巴的,想说什么话都说不出来,只好付诸行动,反手揪过林敬言领子,把他拉近了自己,探过头去吻他。烟味很快在口腔中稀薄的空气里扩散开来。方锐不防备,被呛出了点眼泪来,才松了手悻悻地道:

“那就抽点儿二手烟吧。”

【四】

【是敌与是友 各自也没有自由
位置变了 各有队友
不知你是我敌友 已没法望透】

林敬言快要转会了,战队里闲言碎语也多,有些传到了方锐耳朵里,他气的厉害,难得当着全队面爆了粗口,“谁他妈嘴巴再不放干净点,让我听见了,就算违反队规我也和他打一架。”

但是后来他们俩谁也没留下。

都没留下却也难逃成为对手的命运。

后来看着林敬言退役的时候,方锐心里空的厉害。为林敬言,也为他自己。

方锐知道林敬言很想得一次冠军。很想很想。

【五】

【被推着走 跟着生活流
早知解散后 各自有际遇作导游
奇就奇在 接受了 各自有路走】

他们是关系那么深厚的两个人。

可是后来关系怎么就淡了呢?可能是叶修退役之后吧。兴欣大小事务忙的要命,毕竟是一个新人占大部分比例的队伍,叶修走后成绩不稳定起来,方锐作为副队长,那时候忙的焦头烂额的,根本没有时间忙别的事。

林敬言那时正好也工作也不顺利。

两个人没什么共同语言,联系便淡泊起来。

【六】

【却没人像你 让我 眼泪背着流
严重似情侣 讲分手
有没有 确实也没有
一直躲避的藉口 非什么大仇
为何旧知己 在最后 变不到老友
不知你又有没有 挂念这旧友
或者自己 早就想通透】

第十五赛季,冬。

方锐站在南京机场的寒风里犹豫了半天,终于瑟瑟发抖的按通了林敬言的电话。

接通电话的一刻他有点不知所措,直到对面带着疑惑问了一句,“方锐?”

“是我。老林你睡了吗?”

“没,刚下班。”电话那边的声音听起来有些疲惫。

“江湖救急啊林大大。我想你一定不会希望看到明天的新闻报道荣耀联盟职业选手冻死南京街头的消息吧!”

“你在哪?找个暖和地方等我去接你。”

没有疑问,没有犹豫。就算关系淡了,可是在他需要的时候,只是一句话,他就可以来。

方锐捂着嘴巴露出来一个傻兮兮的笑。

林敬言来的时候就看见方锐可怜巴巴的裹着一件单薄大衣在寒风里冻得哆哆嗦嗦。

林敬言好气又好笑的把方锐拉上车,调大了暖风又把脖子上的围巾摘下来给他裹上。他把保温杯往方锐怀里一塞,方锐很自觉的就拧开盖子喝水。杯子里的水热气腾腾的,灌了几大口下去后身上暖和了些,才尝出水里带着清淡的杭白菊味儿。

方锐捧着杯子调侃道:“哟,挺会养生的嘛。”

“已经是奔四的人了,自己多注意一点总没坏处。你也是,不要总和从前一样熬夜。”

方锐打了个哈欠,敷衍道:“是是,我知道的。”

林敬言淡淡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方锐悔的差点想把自己的舌头咬掉。

他说什么不好啊!偏要一句话敷衍了事,是智障吧他!

他打个哈哈,补救道:“只是三十多岁嘛,男人三十一枝花,更何况我林大大永远年轻永远十八岁!”

林敬言抿了抿唇。

方锐急于找个话题,没注意林敬言的表情,只开始东拉西扯,可林敬言却一直不温不火的应着。

方锐说了一半,侧过头看着林敬言的侧脸,见他眼底下青黑的一片心里有点不忍心。便住了口。

林敬言好像很累的样子。

方锐撇撇嘴,低下头开始动起自己的心思来。他当时听了苏沐橙苦口婆心的劝解,脑子一热就上网订了当天去南京的机票,也没订酒店,也没收拾行李,钱包落在了上林苑,就带着一部手机千里而来。

还有一颗忐忑的心。

“你怎么想起找我来了。”

他委屈的叫道:“宝宝忘带钱包了啊。林大大你人这么好,肯定不介意我借住一晚吧!”

“活该冻死。”

“……老林你怎么这么狠心。”

………

一回去方锐就被林敬言塞进了浴室里,出来以后才有工夫仔细打量一下这间公寓。

三室一厅的精装修。本来是两间卧室的,结果另一间也被林敬言改成了书房。

这意味着什么?

——只有一间卧室一张床,不过是张双人的。

哦,客厅里还有张沙发。

“林大大我要和你睡!”方锐想也不想,脱口而出。

林敬言似笑非笑看他一眼。

方锐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咳咳,你不要多想啊,我是看你床够大,沙发看起来又硬呼呼的一定不舒服才——”他急急忙忙解释道。

好在林敬言很有良心的没有追问。

但是当真正关了灯消停下来的时候,方锐又忐忑起来了。

这个时候,林敬言就躺在他身边,离他的距离很近,很危险。

他胡思乱想了一会儿,本来是仰面躺着的,这时候轻手轻脚的翻了个身,却觉得压心脏,于是又翻了个面,背对着林敬言,才觉得稍微舒服一点。

“折腾够了?”

方锐张了张嘴,不敢搭话。屏住了呼吸装睡,只是一颗心却彭彭的跳的极快。

他说不出口的话在舌尖上转了几转,磨的口舌生疼,心里又痒痒的。

他不知道自己是在期待着什么。

林敬言没说话。

方锐的心又沉到了冰窖里。

为什么自己就不敢先问出来呢。

妈的,真怂。

那边沉默了很久。方锐以为他真的是睡着了的时候,林敬言突然从背后把他圈住,轻轻的说:

“方锐。我想问你要一个机会。”

方锐身子一僵,下意识的挺直了背。

“我也在想是不是要你主动比较好。

因为我总觉得你可能会更在意谁是情感的主导,

所以我想,我把这个机会给你也没关系。

但是恐怕再等下去。

你就不肯等我啦。”

原来他的隐忍,都是为了自己的感受吗?

他心里像有小鹿在撞,之前所有的心思都七零八碎起来,他一开口,声音都不成了调子,“你说的都是真的?”

“嗯,我想让你开心。”

他心里又酸又涩,却莫名的甜蜜起来。

方锐翻了个身,和林敬言贴的很近。一米七七的个子,缩进林敬言怀里仍像个没长大的孩子。他没形象的抓起林敬言睡衣抹了一把脸,眼泪和鼻涕都挂在上面。

“那么大人了,哭什么。”

他把头埋在他胸前蹭了几下,抽抽噎噎地道:“大人怎么了,大人就不许哭啊!”

头顶上传来低低的笑声:“小哭包。”

“卧槽,林大大你ooc了吧!这么不要脸?”

“没有,在方大大面前我从来都是本色出演。”

“林敬言,你混蛋!”

“嗯…我混蛋。”

“……”

可能是觉得无理取闹没什么意思。方锐又沉默下来,过了一会儿,他又向旁边蹭了蹭,贴紧了身边的热源。

然后他听到林敬言道:

“方锐,这间屋子还缺一个男主人。”

“有我,没跑了。”

方锐飞快的答了,然后低低的笑出声来,年少时的那首歌在嘴边咀嚼许久,终于是化作一丝丝甜蜜,熨帖了不安许久的心。

【朋友 我当你一秒朋友
朋友 我当你一世朋友】

—Fin—

文/染尘葭

注:文章内歌词自陈奕迅《最佳损友》,有稍做改动。

【全职高手】魔卡青年王杰希【10】

对不起大家,这篇联文拖了这么久,我真是个混蛋orz。

没啥要说的了,前文戳tag。

=========

这几天叶修可是忙的很,从王杰希手底下收走了几张牌不说,还时不时放个垃圾话堵心王杰希。

他人没有多坏,但是一张嘴毒的很,似乎是天生带有嘲讽技能一样,每次王杰希遇见他都觉得心力交瘁。

这天周末,王杰希遵守之前的承诺,放了荣耀牌们一天假,他自己则是带着黄少天四处转转。

街角一个熟悉的影子闪了过去,王杰希的右眼突然剧烈地跳动了起来。

那个人似乎也发现了王杰希,停下了脚步远远冲他打了个招呼:“哟,大眼儿。”

能这么称呼王杰希的人除了叶修还能有谁?

王杰希无奈的按住眼皮,低声的询问黄少天:“黄少天,你说我刚碰到叶修右眼就开始跳,老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这是不是没好事啊。”

“别闹了你,那是说明你的右眼要长大了,好不容易能有个机会让它和左眼一边儿大,这可是千载难逢的好事,别多想!现在得好好想想怎么从叶修那个死不要脸的手里抢到牌啊!你瞧他那个样子,还主动和你打招呼,一看就是不安好心,你要千分谨慎万分小心不能让他得逞!”黄少天越说越快,说到激动处,还挥舞了一下拳头,好像他选中的魔法使王杰希已经打败叶修集齐纸牌走上人生巅峰一样。

王杰希黑着脸把黄少天塞回了书包里。

叶修走近来,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因为没说完话还在折腾的黄少天而变得动感十足的背包。

“你还在坚持,是不相信哥的实力?”

“我更相信自己的实力。”

这话刚出口,背包里的黄少天就亢奋的钻出来了。

“哇大眼我平时完全没有看出来你这么有志气啊!太帅了!”

不仅是黄少天,此刻叶修饶是作为竞争对手,却也忍不住暗自赞了一声好。

正在两个人不知继续交流什么的时候,黄少天对王杰希说:“这附近有荣耀牌,快去那边看看。”

叶修见状,不紧不慢的跟了上去。

黄少天凶他道:“你跟来干什么?想抢我们的牌吗?”

叶修耸耸肩,一脸无辜的说:“很不巧,我的罗盘也指向这边。”

黄少天忿忿,明知叶修在睁眼说瞎话,却又无奈,索性眼不见为净,转了头专心带路。

他们匆匆赶到现场,发现作乱的荣耀牌是一块板砖,活跃的很,几乎是停不下来的四处乱蹦。又时不时发起攻击阴人一下,得了好又不继续,反而跳了回去。好像只是在逗你玩一样。

王杰希已经召唤出了灭绝星辰,才忽然想起一件事,大叫一声糟糕——荣耀牌都放假去了,他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一个光杆司令啊。黄少天也发现了这个问题,和王杰希大眼瞪小眼起来。

就在左右为难的时候,林敬言的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

“我没有走太远。”林敬言解释道。

果然还是年龄大一点靠谱,王杰希感动的哭泣起来——并没有。

没有选择了,王杰希立刻用灭绝星辰向林敬言发出攻击的指令。

然而几回攻守后却占不到什么明显的优势,王杰希心知不能消耗下去,于是退了下来看看黄少天有什么办法。

却见黄少天难得的摇了摇头:“这是众多牌里脑回路最不正常的包荣兴,老林应付不过来是正常的,手里没有三张以上牌收不来他。不过我想叶修应该也没辙吧,毕竟三张牌需要的消耗很多,而他昨天已经收走了一张牌,恢复的没有那么快。”

“你低估哥了。”叶修一直没有说话,此时发声,已经是召唤出了千机伞,“既然你们不要,只好便宜我了。”

“啧,不过本来不想在你们面前让他出来的。”叶修皱了皱眉,从口袋里拿出了一张荣耀牌。

王杰希没什么反应,黄少天却发出了一声“啧”的感慨。一旁的林敬言则是微微的惊讶了一下,然后低声告诉王杰希,“是方锐。”

随即叶修又拿出了另一张荣耀牌,很快就投入到了战斗中。

王杰希还没有消化过来,黄少天已经沉浸在了叶修与包荣兴的战斗中。

这战斗可以说是十分精彩,节奏也非常的快,一招一式几乎是在瞬息之间变幻。对精彩表演的赞赏胜过了对叶修的讨厌,黄少天看的亢奋,忍不住把每一招都叫了出来。

“这是罗辑的拿手好戏,公式盛宴!”

“小唐妹子的伏龙翔天!”

“莫凡的沉默都能用来控制,啧啧啧,叶修怎么能这么猥琐。”

按理说,每个魔法使的能力随着体质与精神状态的变化,能够在一场战斗中操纵的荣耀牌数量也不同,但至多不应该超过三张,可此时叶修少说也已经使用了四张牌的能力了,难道,叶修已经强大到了不可知的程度?

王杰希心下疑惑,询问黄少天。

黄少天给了他一个“你怎么能这么想”的眼神,解释道:“怎么可能,也就仗着方锐的能力和他的武器比较奇特了——”

方锐的本体是拍立得。因此有自带的特殊能力是可以短暂复制其他的荣耀牌的能力,缺点是维持时间非常短。但是相对的,能大幅度减少魔法使的消耗。

因而叶修这个杂学的魔法使手里有了他,可以说是如鱼得水,再配合上千机伞,一个散人快打比划得生龙活虎。

叶修突然将方锐的荣耀牌指向林敬言,方锐立刻复制了沙的能力——抛沙,致盲。

他还可以复制所归属魔法使未持有的荣耀牌的能力?

这个认知让王杰希十分震惊,在他还没有回神的时间里,叶修已经又快速使用方锐复制了唐柔的能力,发起了强攻,一举封印了包荣兴。

让人无语的是,这个被封印的荣耀牌,包荣兴被封印时还在惊喜的说:“哇,你这个魔法使好厉害啊!”

叶修又从王杰希眼皮底下收走一张牌,心情愉悦,还没发现刚刚帮自己立了大功的方锐已经变成人形跑到敌营去了。

“老林!怎么样,你方大大帅不帅气!”那是个挺精神的小青年。笑嘻嘻的向自己的恋人显摆着刚才的战斗,很是嘚瑟,但是又不惹人厌。

“干的不错。”

????我没看错吧这个平和稳重的人,不,牌,竟然一脸宠溺的揉他家小青年的头发????

王杰希,叶修,黄少天纷纷表示,辣眼睛。

为了防止广大单身狗受到伤害,叶修果断打断了两个人的甜蜜一刻。

“方锐大大,咱们该收工了啊。可别告诉我你见到老情人就要跟着跑了?”

“怎么可能呢!我是这种人吗!”方锐转头叫道,又回过头凄凄惨惨的对林敬言道,“老林,我等你哪天把我从叶修手里赎回来啊~”

他虽然叫的凄惨,但是毕竟是调笑的语气,也不难看出来其实方锐对叶修是不排斥的。

林敬言还没答话,方锐就很宽慰的拍拍他的肩膀:“哎,放心好了,我在那里真的呆的惯的,再说了,你没有看到使出散人快打时你方大大的帅气吗!”

林敬言宽了心,看来方锐是真的愿意待在叶修那里。

然而他又突然苦恼了起来:媳妇儿忙工作让自己独守空房怎么办!急,在线等!

他们也算是和和气气的告了别。

但是王杰希的情绪明显的低落了起来。

他没有多喜欢这个带来无数麻烦的魔法使的工作,但是现在方锐明显的选择还是让他觉得很伤自尊。

反倒是林敬言宽慰他道:“叶修不是个坏人,更何况锐锐在他那能做自己喜欢的事。”

王杰希很苦恼,这不还是在说他的能力不足以让荣耀牌发挥实力吗。

他虽然不喜欢争强好胜,但也不是没有自尊的。因而情绪低落也是正常。

这大概是王杰希成为魔法使后,最低谷的一天。

—Tbc—

============

现在是两点零七,我,真的,好困…

求文!

求一篇林方文,军队paro,虐,he,短篇一发入魂!

我没有看过,是听亲友提起的,但是这个亲友没有存文的习惯,所以现在找不到了。然而我听了内容梗概之后觉得好想看好想看好想看!!!

大概内容就是,方锐被敌军抓走之后林敬言疯掉了,把自己一个人关在禁闭室里,出来之后就有了幻觉,一直以为方锐在自己身边。但是后来真正的方锐回来之后,林敬言却不认识他了。

文章一开始营造的氛围很棒,开头是林敬言跟方锐生活的日常,但是后来才交代那个时候林敬言只是在跟空气讲话。

结局he,方锐捧起林敬言的脸说就算你不认识我了也没关系,我会让你再认识我一次,然后老林笑了,the end 。

这个梗真的好棒啊…我听了个大概就心动不已了呜呜,超级想看!

求扩求帮找qwqqqqq占tag抱歉!如果能找到十分感激!

致亲爱的中考高考考生们

愿你们所有的努力都不白费,所想的都能如愿,所做的都能实现。心之所向,无事不成。❤❤❤加油

【本宣】全职高手衍生同人本/林方《骇客》

扩一下w

年年年汪汪汪:

这个本子终于生出来了QAQ…抱歉拖了这么久嗷!也感谢一直在等这个本子的各位!


占tag致歉!




刊名:骇客


作者:年汪


配对:林敬言×方锐


原著:全职高手


规格:B5


页数:200P


字数:8W


价格:50




试阅地址点我


预售地址点我


5月21日晚上八点开预售嗷


注:如果运费显示的是15,先拍下别付款,隔天刷新后变成10再付款,靴靴


预售是找了别人帮忙挂在她自己的店里,所以信用可能不太高,但请放心购买我们不是坑啦QAQ





因为作者看电影去了我是帮她发宣的苦力【。 这个lo主压榨苦劳力我们要对她报以谴责x